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胡妙晴新闻博客资讯网

  • 首页
  • 军事
  • 年初至今股价累计下跌超三成戴姆勒-奔驰咋了?

年初至今股价累计下跌超三成戴姆勒-奔驰咋了?

发布:admin04-21分类: 军事

  导读:今年早些时候,当蔡澈指定康林松为戴姆勒-奔驰CEO后,其竞争者戴姆勒集团CFO乌博欲转投蒂森克虏伯,但并未成行。然而对奔驰而言,近两年戴姆勒管理层动荡已不可避免。

  导读:今年早些时候,当蔡澈指定康林松为戴姆勒-奔驰CEO后,其竞争者戴姆勒集团CFO乌博欲转投蒂森克虏伯,但并未成行。然而对奔驰而言,近两年戴姆勒管理层动荡已不可避免。第三季度,戴姆勒集团季度息税前利润(EBIT)又报出罕见下滑,李书福这笔买卖是不是要吃亏了?

  因在戴姆勒集团掌门人争夺中败北,戴姆勒CFO博多·乌博(Bodo Uebber)选择离开,但最新消息显示,本打算出任德国工业巨头蒂森克虏伯集团董事长的乌博,并未如愿以偿。

  11月20日,由于在董事长的报酬问题上引起员工代表的怒火,乌博这次跳槽并未赢得蒂森克虏伯集团监事会的同意。

  据知情人士透露,蒂森克虏伯集团原本打算在股东大会上,公布戴姆勒集团即将卸任的CFO博多·乌博被推荐为监事会候选成员。该集团相关股东十分欢迎任命乌博为董事长。只是现在,一切充满未知数。

  值得注意的是,10月底,戴姆勒集团公布三季度财报显示,旗下梅赛德斯-奔驰品牌罕见地出现了同比利润减少。数据显示,梅赛德斯-奔驰的息税前利润(EBIT)为13.7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08亿元),同比下滑35%。这直接拖累了戴姆勒集团的表现,其三季度息税前利润为24.9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96.26亿元),同比下滑了27%。

  目前,戴姆勒-奔驰面临着“排放门”、中国市场增速放缓、以及新能源领域的高投入等一系列问题。此时,效力戴姆勒集团多年的首席财务官拉开人事动荡的序幕,显然不是什么好事情。

  今年第三季度,奔驰在中国销量增速仅为11%,增幅大幅放缓。为此,奔驰不得不加速推进A级入门级轿车的国产,来抢占豪华车的入门级低端市场。

  此前,戴姆勒声明,现年59岁的乌博,已经通知戴姆勒监事会主席曼弗雷德•毕肖夫,他不会延长现任任期,其与戴姆勒的合同将于2019年12月到期。戴姆勒并未说明乌博计划离开的原因。

  结合蒂森克虏伯现任董事长本哈德·裴仁斯(Bernhard Pellens)的任期推算,乌博拿到董事长接力棒也应该是板上钉钉。从2005年,裴仁斯就开始担任蒂森克虏伯集团董事会成员,并在9月底担任董事长。根据德国公司管理法,裴仁斯需要在2020年卸任。

  乌博作为戴姆勒管理团队的重要成员,拥有丰富的重组经验,而这正是蒂森克虏伯集团的当务之需。

  今年,蒂森克虏伯集团监事会一致决议通过了董事会提出的公司重组方案。该方案决定,蒂森克虏伯的工业和材料业务将由两家公司分别管理,而这两家公司将各自独立上市。董事会已着手准备未来数月的相关调整细节。

  回顾二十年前,早在1998年戴姆勒就曾以360亿美元高价收购了克莱斯勒,希望强强联合后“生一个有非凡基因和潜力的孩子”。然而事与愿违,这样两个拥有市场体量和优质品牌的结合,并未缔造一个成功的全球汽车集团,例如像雷诺-日产联盟。

  最终,在十年之后的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前夕,戴姆勒以55亿欧元的转让价格向一家私募股权公司出售了克莱斯勒80%的股份。帮助戴姆勒重新回到健康状态,乌博功不可没。

  近期来看,乌博还是戴姆勒公司新架构的设计师,引领控股公司重组,使轿车、卡车以及移动出行服务单元更加独立。

  康林松上位,乌博出走,实际上预示着戴姆勒的战略变迁——从世界老牌汽车制造商,转型为一家接受来自科技行业新竞争对手的公司。

  为此,戴姆勒CEO蔡澈在为企业10年以来最大规模改革行动背后的战略逻辑,进行辩护。他在巴黎向记者们表示,此次改革将提升企业效率并助力最终扭转企业股价的下跌之势。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以来,戴姆勒股价不断下跌,其市值已经蒸发五分之一。汽车K线发现,年初至今,戴姆勒集团股价累计下跌已经超过30%。

  从梅赛德斯-奔驰来看,奔驰第三季度销量为56万辆,同比下滑6%(去年同期为59.7万辆);该板块收入为217亿欧元,同比下滑7%(去年同期的234亿欧元);息税前利润为13.72亿欧元,同比下滑35%,令投资者感到担忧。戴姆勒预计,2018年该集团销量与去年持平。

  但是,戴姆勒的投资者们对集团新架构持反对态度,并呼吁对其进行更为深化的变革,包括拆分卡车部门或出行服务业务单元的一部分,推动其上市。

  不过,戴姆勒官方已经否决对旗下任意子公司予以完全剥离的计划,但并不反对出售部分业务。有观点指出,因改革计划成本过高(约10亿欧元/78.8亿元人民币),以及对企业市值提升无法产生立竿见影的效益,该计划已饱受诟病。

  乌博曾被认为是戴姆勒集团董事会主席的候选人,因为他曾引领控股公司整合成三个独立的单元。但是戴姆勒监事会决定,接替董事会主席蔡澈的,是49岁的康林松。

  因为对于戴姆勒而言,更为急迫的任务是与硅谷管理策略接轨,以同Waymo和Byton一样的科技公司竞争,以此尽早实现自动驾驶汽车上路。而这其中,管理层的年轻化活力是重要一环。

  不过,颇为讽刺的是,奔驰却需要在中国召回搭载驾驶辅助系统的奔驰S级车型。11月23日,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消息称,召回2017年6月1日到2018年2月5日期间生产的部分进口AMG S65L、AMG S63L 4MATIC+汽车。

  本次由于多功能摄像头控制单元的软件参数不正确,导致主动式车道保持辅助系统可能不满足要求。受影响车辆在车速大于或等于105km/h时,驾驶员仍可通过方向盘振动收到车道偏离的警告,但系统不会启动制动干预和显示仪表盘提示信息,造成辅助系统的防碰撞功能被削弱,存在安全隐患。

  随着现年49岁的瑞典人康林松成为戴姆勒首位非德国籍董事长,戴姆勒希望他能运用一种非正式领导力风格的活力型国际化管理经验。这正是戴姆勒所追寻的。

  康林松虽然缺乏机械工程方面的教育背景,但是他在竞争者中间独树一帜:擅长给国际听众留下深刻印象,处事圆滑、不着正装、不打领带,就像加州那些在家悠闲办公的管理者,使用与严谨的德国人截然相反的管理方式。

  不破不立,戴姆勒未来转型的方向。借用这位新董事会主席今年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国际消费电子产品展(CES)上发表的话:“我们汽车的心脏过去都是动力传动系统,未来将会是硬盘驱动器。”

  然而,奔驰真的那么容易丢掉过去的心脏吗?要知道,心脏移植手术并不那么好做。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