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胡妙晴新闻博客资讯网

新京报记者搜索发现

发布:admin04-27分类: 军事

  记者从西安市工商局获悉,针对媒体报道的“幼童疑因服用无限极产品致心肌损害”,西安市工商局已责成工商雁塔分局对无限极陕西分公司是否涉嫌虚假宣传进行立案调查;责成蓝田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对事件中经销商樊乐是否涉嫌虚假宣传进行立案调查。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日前,有媒体报道陕西省商洛市市民田淑平3岁的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当地一名“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推荐下,每日大量服用无限极多种产品,后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病症。

  1月17日,西安市工商局立即成立专项工作小组组织召开处置工作会议,并按照陕西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相关文件要求,研究安排部署核查该事件。1月18日,西安市工商局在核查排查的基础上,召开约谈告诫会。会上,责成无限极陕西分公司立即对所有直销员及相关市场主体经营行为进行自查自纠,并进一步提供所有西安地区分公司关联市场主体详细名单,形成报告报西安市工商局,就事件中涉及的无限极相关公司开展调查。

  西安市工商局责成工商雁塔分局对无限极陕西分公司是否涉嫌虚假宣传进行立案调查;责成蓝田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对事件中经销商樊乐是否涉嫌虚假宣传进行立案调查。目前,案件正进一步调查中。

  记者了解到,陕西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已紧急部署,要求陕西各地市区开展对无限极分支机构及关联市场主体的核查、排查工作。

  1月16日,陕西的田女士在网上发帖称,其3岁的女儿服用了多达8种无限极保健产品,3个月后陆续出现多种不良反应。1月17日,无限极公司就此事致歉,并表示公司已向相关政府部门申请介入调查。

  自称“幼童疑因无限极致心肌损害事件当事人”的网友田女士发帖称,2017年,其3岁女儿因口臭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无限极经销商樊某的推荐与指导下,给孩子每日大量服用无限极8种保健品。到第三个月,她发现孩子出现眼睛充血、异常出汗、头发黄枯等情况,但数次将情况反馈给樊某,得到的回应总是“正常反应,不要去医院,继续服用无限极病就好了,不然就前功尽弃”。

  田女士称,半年时间里她带着孩子辗转各大医院就医,“结果显示佝偻病、干眼症、眼压高、肝损害、心肌损害、低血糖等;导致原因为:药物蓄积,滥用药物,但由于体内药物蓄积,还无法通过服药诊治。”“所有的医院明确表示孩子不能吃保健品”。此后她多次向无限极总部投诉,但一直无明确回应。

  田女士17日向记者介绍,孩子目前的状况还算稳定,但后遗症、病情是否加重、身体发育是否受到影响都是个未知数。她表示,“如果不能协调,就走司法途径处理。”

  据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官方网站显示,商洛市常欣商店确系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简称无限极公司)的分支机构。17日下午,无限极公司发布情况说明,称已成立专项小组,连夜与陕西分公司一起责成并督促经销商樊某,约见田女士及其委托的第三方,樊某表示赔礼并鞠躬道歉。但随后的沟通中因补偿问题有分歧,暂时中止对话。无限极公司在情况说明中称,在一年多时间里,相关经销商与田女士就补偿额度进行了多次面谈协商,但截至1月16日媒体关注此事之前,双方未能达成一致。

  无限极公司同时承认,前期对田女士女儿的关怀不够,行动迟缓,深表歉意并诚恳道歉。同时表示,公司正请陕西省药监局及相关部门对相关产品进行检测鉴定;正在申请陕西省卫健委对田女士女儿的身体健康进行全面检查。

  无限极官网显示,该公司成立于1992年,是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旗下成员,总部位于中国广州,是一家从事中草药健康产品研发、生产、销售及服务的大型港资企业,旗下雇员超过4700人。目前已研发生产出5大系列、6大品牌共145款产品,已在中国内地设立30家分公司、30家服务中心,拥有超过7000家专卖店。其产品包括健康食品、护肤品、个人护理品、家具用品等。其官方微博所发布的内容大多与“养生”相关,诸如“冬天吃坚果不肾虚”、“天冷了,水果也得‘热着吃’”、“养气补血应当吃什么”等。

  新京报记者搜索发现,有多人在网上指责无限极,其中有网友称家人被无限极“洗脑”,用无限极牙膏涂伤口杀菌消炎、口服液泡伤口、代替降压药,还准备放弃安定工作全职搞无限极。还有网友称家人推销无限极产品的方式就像“走火入魔”:“见谁给谁推销。”

  田女士:我第一次买了2000多块钱的,孩子当时有点发烧,吃了以后烧就退了,我觉得这东西真有用,后来就又买。我给无限极总部打了电话,总部说孩子可以吃,其中有一个常欣卫口服液,总部说可以加大量。

  樊某和我说这个病   (幽门螺杆菌)很可怕,会致癌。我就被吓到了。她平时还带我听讲座、开会议、送礼品。而且在团队里,还有不少是医院的专业人士,他们都说这个没有副作用。

  田女士:吃到第三个月,孩子眼睛充血发红,后来发黄,变浑浊。但她(樊某)和我说这是调理反应,不吃就前功尽弃了。后来就在大医院看,眼睛诊断是眼压高,干眼症。后来在西安儿童医院、西京医院都诊断为心肌损害。

  田女士:我带孩子看病时都带着这些药,所有的医院,没有一个医生说这东西能给孩子吃。

  田女士:协商从前一天晚上12点谈到快天亮,最终无限极提出一份60万的赔偿协议,但我没有签字。

  田女士:(临到)签字那一刻,我放声痛哭,就算把全世界的钱给我都买不回孩子的健康,同时觉得这一年走来太不容易,为了这事我投诉了一年,至今没有结果。我觉得这是责任问题,我想的是去追责。   据《新京报》报道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