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胡妙晴新闻博客资讯网

只是轻吻一下

发布:admin06-08分类: 娱乐

  765章:救她一命 居然还有人提议,趁着李太傅不在家去拜访萧海砂,用珠宝首饰,或者古董书画词诗,打动她的心,以亲芳泽。

  众人无比的惊艳、羡慕、好奇、妒忌,各种表情,令朱阡的心思更加地深沉。昔日春风得意,阳光明媚的皇上,今日脸色阴郁,寡言沉默,中餐、晚餐,他均食而无味。

  在众男子的簇拥下,傍晚演出开始之前,利用皇上的身份,十几个人坐在了距离舞台最近观者最佳的普座上。很快话剧开始,今夜一场结束,十年后才会再演。加上昨夜白虎夫人的大出彩,今天京城所有的达官贵人和来自天下的名人们聚集在这里观看表演。

  演员们为了给观众们留下最美最精彩的话剧,精神百倍的卖力表演,每一名演员都是浓妆艳抹,盛装出场,极致展现魅力,要将美丽瞬间永恒留下。俊男美女们激情的表演,在各色灯笼打出的舞台灯光中,一幕幕华丽的背景交换,皇宫、雪地、神界,视觉效果和演出达到顶峰。

  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在背景换成神界的百花园,蓝色灯光的照耀下来到了。天空下飘落百花秋干,萧海砂一声娇笑,惊若游凤,期若仙子,飞现在舞台半空。

  秋千荡漾,长长的银色飘带如同云彩飘飞,围绕着她,忽高忽低,时近时远,在众人的眼中,荡出神秘绝美的动感画面。所有人如痴如醉,仰视她的风采,幻想着能与之共笑九天云海。

  突然间系着秋干的两根粗绿藤啪的一声,左边的一根快要断开,她失去了平衡,惊呼一声:“哎呀!”花容失色,身体忙向右靠,双手紧握住右边一根,啪的一声右边那根因为负荷太多,中间段的几处青藤丝开始裂断。

  秋干离观众席近五丈,众人均沉浸美好的幻想中,根本没有看出即将发生重大舞台事故。

  “啊!”萧海砂尖叫一声,眼神慌乱,她低头看舞台的两侧,没有看到靖王爷。“叭!”绿藤断掉的声音被音乐淹没,她全身肌肉绷紧,本来只有十多斤的体重,引以为傲的魔鬼身材.此刻恨不得瘦去一半。

  千钧一发时,从台下观众席中电光火石般冲出一道银影.犹如宝剑出鞘,雷建万钧,射向萧海砂。

  风中含有龙诞香,萧海砂还未看清楚银衣男子是谁,他的双手经已紧搂住她的腰,耳边传来他的低喝声,像是责怪,带着安慰:“别怕!”带她离开危险.稳稳降落在舞台上。

  这时候众人才发现那秋千左边绿藤己经断了,若非那银衣男子出手相救,白虎夫人从这么高的空中跌下,必死无疑。

  天啊!在天下最大的京城剧场,竟然发生这样大的演出事故,音乐倏然地停止。众人目光聚集在他们俩人身上,此时二人正面贴在一起,如同一个人。

  她抬头时候,四目相视,对方英俊的脸庞,凤眸里是牵挂和炽热的光芒。熟悉的龙诞香、朝气蓬勃、阳刚霸道,用毒***过李盅谷的皇上朱阡。

  发觉怀里的她脸色惨白,娇柔的身子不停的颤抖,大眼晴里泪光闪烁,惊若小鹿,失魂落魄,草莓的香味突然间变淡,朱阡万分爱怜中,像是向所有人宣誓:“她是我的女人!”毫不犹豫的吻上那艳红的双唇。

  只是轻吻一下,便在她耳边用磁性的声音柔声安慰说:“莫哭,有我在。”这个时刻,朱阡要尽情展示出男子汉的魅力。

  萧海砂九死一生,惊魂未定,恍惚中听到他的声音,突然醒悟,竟然在众目瞪睦下被他吻了,脑海里突然间闪现出前两次与他的欢爱镜头,脸腾地红了,身上的草莓味道浓郁起来,引得朱阡爱恋的抚上她的背,用极低的声音哄着:“美人,别躲,我们走在台上。这么多人看着,配合一下,要演下去。”

  还演什么,她都差点摔死?她宏伟的饮食计划险些成为泡影,这是什么鬼地方,演个小配角都会死人吗?

  不等萧海砂反应过来,朱阡打横抱起她,目光环视台下,突然间仰天大笑,郎声说:“朕自得白虎夫人,每夜由她来侍寝方为安心。”

  低头合情脉脉望着惊得不己的萧海砂,他扬眉一宇一句说:“今夜久侯夫人不来,便施展法术,令秋千绿藤裂断。夫人,莫要顽皮,随朕回宫歇息。”

  而后抱着萧海砂,潇洒白如的飞离舞台,掠过观众的头顶。他这几句话是将自己当成白虎夫人的夫君神帝,为了瞒骗观众,刚才所发生的秋千事故,是他这个神帝故意安排,并非有人要陷害白虎夫人。

  最后一句起来承前起后的作用,朱双双扮演的万花女神立刻高呼:“万花恭送神帝皇上与白虎夫人!”

  没想到他反应机敏,表现极为出色,令萧海砂对这个霸道阴狠好美女的皇上刮目相看。被突发状况弄晕的乐器师灵光一闪,连忙奏起喜气详详的音乐。后台配合默契,将秋千收起,布景换成金色,等朱阡抱着萧海砂冲出大门入口时候,进入下一个剧情。

  突如其来的变故,及神帝的现身,令观众们惊喜万分,朱阡的极品俊俏,霸道高贵的气质,深深留在他们的心中。

  想躲也躲不开,这次他还救了她,萧海砂心怦怦地直跳,被朱阡抱到上次欢好的三楼一一八房间。

  朱阡把她放在床上,见她面红如桃花,艳美绝伦,银色的天蚕丝长裙,衬的她肌肤如雪,修长的脖颈下两侧锁骨微现,银衣裹着的胸,能俯视到一道深深的事业线,感性惑诱无比,纤腰翘臀,混身上下,都曾经有过他的吻痕。

  他伸手温柔的解下她两臂上系着的飘带,除了震惊她的美貌,更是惊讶她的安静,她竟然一次比一次的美,还更加的沉默。这几天他心里堆积的怒火和愤怒,在刚才救她的时候,抱住她的那一刹那烟消云散,晚一步他就要失去了她。

  他炽热的目光火一般撩过她的身体,暧昧的笑说:“每个假日晚上来这里见我,就在三楼的一一八号房间。美人,这是你的宿命,我才是你的真命天子。”

  萧海砂突然间抬头,双眼里已无惊慌之色,平静如水,质问说:“是你做的?是你把绿藤割断?”

  朱阡双眉微蹙,迎上她目光,依旧柔声说:“你是真蠢,还是故意这样说,不想欠下我这份情意?”

  萧海砂咬牙切齿说:“那么多人,为什么只有你能看出来绿藤断了?你这个阴毒的恶魔!你为了让我就范.每个假日按时跟你来这里约会,就设计害我,然后再救我,让我对你感恩戴德,主动向你献身。你这个小人,早就设计好一切,连衣服也是银色的,和我的一样。”她在试探,另外也想脱身。

  “只有我真正在意你,所以我第一个出现救了你,哼,天下想向我献身的女人太多了。小人?后宫的女人,全国的女子都是我的,你只是其中一个。”

  朱阡这次出奇的脾气好,双手解开天蚕丝长裙的腰间的银带,露出里面白粉色的中衣。女人草莓的体香,勾起他以住与她欢爱时的记忆,那销魂的愉悦,今他心神荡漾,热血沸腾,双手速度加快,脱掉她的短裤,扫了一眼玉脂般的滑嫩雪肌,忍不住咽了一下欲喷出的口水。

  在她耳畔威严的说:“不是我做的,我会查出是谁干的,还你一个公道,不过我救了你的命,这是事实。”

  萧海砂努力的回想,得罪了谁,竟然想杀她?猛然间发觉被他脱的只剩下肚兜,挥拳打去。

  朱阡邪笑说:“你那一点武术,再练一百年,也不是我的对手。美人,七夜未同床,可曾想我?”

  他的左手隔着白色的真丝肚兜**着她,右手伸到她腰后解开细绳,将她最后一件衣服拂到对面椅子上,凤眸闪烁精光,仔细去查看她的隐秘,还是那么紧,不禁放下心来,前所未有的高涨,更胜过上周那个疯狂的夜晚。

  这扮演白虎夫人,天下最美的女子的身子,被他亲吻和疯枉霸道的占有,就让容貌像女神一样美丽的她戴着百合花冠和他欢爱。除去达到巅峰的销魂愉悦,精神上也极大的满足了他的超级占有的渴望和皇家男子天生的虚荣心。

  无视萧海砂愤恨的目光和强忍渴望倔强咬牙不发出吟叫,他摆出邪酷的表情,勾引说:“美人,良辰美景,我会尽量满足你……”

  天!明明是他想满足自己,却说一切为了她,萧海砂快要气晕了,小王巴蛋,该死的猪头,每次除了做,你还能干什么?宁愿刚才不被你救,摔死算了。

  他计算着时间,待话剧快结束之前,要玩完了她。心满意足,更加温柔的为她穿戴好比天蚕丝长裙,握起她的小手,放在烛光下,如同观赏一件珍宝,仔细查看,那上面有刚才用力被绿藤勒出的深深红印,放在嘴边轻吻,像窥视到她的秘密,伸手刮了她鼻子一下。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